首页 »

郑永年:西方自顾不暇 世界看好中国接棒领导全球化

2019/9/16 22:58:03

郑永年:西方自顾不暇 世界看好中国接棒领导全球化

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网站2月21日刊发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的文章《为什么世界期待中国2017?》称,今天的全球化需要领头羊和领导者。当美国和西方不再能够扮演领头羊角色时,世界自然想到了中国。对中国来说,世界给了自己巨大的责任和压力,但也给了自己一个历史的机遇。

郑永年

 

郑永年认为,去年是二战以来西方少有的一个政治年,先后发生了多个被视为“黑天鹅事件”的重大政治变化,英国脱欧、意大利宪法改革公投失败、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等。人们把这些视为是“黑天鹅事件”,因为这些是不好的预兆。很明显,对西方来说,这个政治年其实还没有结束,2017年会继续发生类似甚至更坏的政治变化。

西方的变化已经也必然继续对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构成巨大的冲击。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,世界经济到今天还没有完全恢复。如今西方贸易保护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开始盛行,已经很糟糕的世界经济形势势必进一步恶化。

 

传达积极信息

在这样的情况下,世界把眼光转向中国,并且唯独是中国。这并不难理解。今天的全球化需要领头羊和领导者。当美国和西方不再能够扮演领头羊角色时,世界自然想到了中国。

近来西方越来越关注世界会不会陷入所谓的“金德尔柏格陷阱”,这并非没有道理。二战后美国马歇尔计划的思想构建者之一、后来成为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的金德尔柏格认为,20世纪30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的原因是全球公共产品的缺失。尽管美国取代了英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,但美国未能接替英国扮演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的角色。很显然,今天再次出现这个忧虑,表明今天世界所面临的严峻局势。

郑永年认为,经过近40年的改革开放,中国今天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、最大的贸易国。从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,中国一直为世界经济稳定和增长提供着最大的贡献份额。

再者,世界也发现中国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进步和转变。从去年中国主办杭州二十国集团峰会,到今年初中国领导人在达沃斯论坛的演讲,中国越来越接近西方进步力量所秉持的传统自由贸易观。中国似乎向世界传达出了一个积极的信息:当自由贸易这面旗帜美国西方扛不下去的时候,中国会接着扛。

郑永年认为,中国所提出的世界和区域经济的“中国方案”令人们更感兴趣。近年来,中国提出了“一带一路”倡议和主导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。尽管少数国家对中国抱有怀疑,但更多国家积极参与中国的倡议,因为他们看到中国的举动并非“另起炉灶”,建立自己的体系,而是积极配合现存的国际经济体系,提供必需的和相应的补充。或者说,中国所做的是在强化现行国际经济体系。

同样重要的是中国对待地缘政治的态度和方法。在南海问题上,中国应对很沉着。中国和菲律宾的关系变化,可能是西方没有想到的。在不长的时间里,中国和东南亚各国的关系有了全面的改善。今天,马来西亚、印度尼西亚、柬埔寨、老挝、缅甸等国家,已经把西式地缘政治搁置一边,回归亚洲式经济合作。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也开始在这些国家产生积极的结果,至少在经济领域。

 

内部治理有效

不过,世界最为关切的还是中国的内部发展。民粹主义、经济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在西方的崛起,是因为西方内部的发展出了很大的问题。外交是内政的延续。那么,中国的内政又是如何呢?中国的内政能够支撑其外部的角色吗?这是世界的关切。

郑永年认为,来自中国的信息是正面的。人们发现中国的领导层可能是今天世界上少数几个最强大有效的。西方的问题在于内部治理,而内部治理问题的核心在于一个有效政府。西方的困难在于形成不了一个有效政府,精英之间没有共识,党派之间互相否决,造成今天体制内外对峙的局面。

尽管中国政治体系仍然处于变化过程,但中国具有一个稳定有效的核心领导层,有利于政治稳定。同样,社会经济的稳定和发展,也需要这样一个核心领导层来推动。人们很快体会到中国领导人近来“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”的言论背后的意义。对很多人来说,这是中国领导层要把国家的社会经济提升到一个新高度的前兆。

尽管西方带有意识形态偏见的一些人一直在唱衰中国经济,但中国仍然以自己的步伐和速度在发展。近年来,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,经济下行不可避免,但问题在于中国的经济是“硬着陆”还是“软着陆”。不难发现,中国政府通过各种方法,包括政府和市场的作用,避免了经济的激烈波动,以缓慢平稳的方式下行,这有效保证了内部的稳定。

应当指出的是,尽管经济下行,中国在所有大国经济中,增长仍然很高,而且因为其庞大的基数,中国继续为国际经济增长贡献很大的份额。

 

中国机遇可期

郑永年认为,中国为世界提供的更为积极的信息,是其消化全球化负面后果的决心和能力。全球化为世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财富,但财富在各个社会群体中的分配极端不公平,造成社会的巨大分化。西方政府无能为力,任由民粹主义崛起和扩大。中国在全球化造成的弊端方面不能置身事外。

这些年来,中国内部的收入差异也在扩大,社会也变得非常分化。不过,中国领导层并不认为所有问题都是全球化所致,也反对因为这些问题而去阻止全球化。相反,中国直面问题,努力解决这些问题。近年来,中国政府发动前所未有的扶贫运动。世界感觉到,这样的事情可能只能在中国发生。

中国要建设的全面小康社会,被人们解读为中国的“中产阶级社会”。为此,中国要在“十三五”规划期间,每年实现6.5%以上的增长率。精明的国际商界当然知道这对于他们的真实意义。即使若干年后,中国的总体水平仍然较西方发达国家低,但中国中产阶层的绝对数字会超越任何一个西方国家。当中国成为一个内需导向社会时,意味着中国不会像过去那样依赖西方;相反,届时的西方需要依靠中国来发展和增长。

这些正是世界关切中国的巨大动力。世界预见了一个不一样的大国的崛起,并对这个大国抱有高度的期待。对中国来说,世界给了自己巨大的责任和压力,但也给了自己一个历史的机遇。当西方世界出现治理危机而失去围堵中国的能力时,当全球化出现问题而需要有大国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时,中国就有了机会去加快自己的和平崛起。